糖果镇

糖果镇初游

(一)

大约是高烧余韵仍在,我不过略走几步便已觉不支。在楼宇怀抱里的长椅坐下,交叠着晃动我那双小短腿,竟忽然生出一些久违而奢侈的安逸感。

(二)

​ 之后再半个小时就是和先生的会面。他微微仰头看着被举起来的书,亮若盛星的双眼和流畅的下颌线条相映成趣,仿佛静谧的美人画卷。

我一时间有些发怔。

(三)

​ 我对着屏幕敲键盘,时不时偷瞄一眼在和课本做斗争的他,剩下的就是间或一轮的咳嗽。每咳到第二声时就能感觉到有一只手攀上了后背,然后轻轻地抚拍几下。这往往是无声的交流,但有时候我会不自觉地微微转过头去。

​ “怎么了?”他问。

​ “没事,我就看看你。”我这样答,然后赶忙收回了脑袋。我想,或许自己其实是一朵向日葵,总是忍不住要往太阳的方向偏移。

(四)

​ 我笑着说:“如果不是流言,我都忘了我们才认识****。”然后他看起来有些小郁闷,似乎还隐约带着一点点委屈。他说:“不,我们认识好久了。”

​ 我在心里答“是”,然后默念了一句“与君初相识,犹如故人归”。